庶女惊华:逆天世子妃 766.第766章 大结局

一秒记住【鸿彩小说网 www.7659bik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??“他会同意的。”花海情淡淡说道,上了楼。

??诛神剑寸步不离,秦楚慌忙进了房间,容澜靠着窗户,看着花海,他眼里映衬着一片精修花海,他却感受不到他的情绪起伏,他对花海,并无一点感情,容澜肯定不会甘心,他岂会甘心,从此消失。

??其实,也不算是消失了吧。

??只不过是得到完整罢了,如今他这样,其实也是不完整的他。

??秦楚站到他身边来,“不管你做什么选择,我都支持你。”

??容澜回过神来,恍惚一笑,“是吗?如果我一直都不愿意,你也支持我?”

??“对!”秦楚没办法说出违心之论,她也不想逼迫容澜选择,对容澜而言,这是一个赴死的选择,她有什么资格劝说容澜呢?唯独能做的就是支持他。

??容澜伸手抱着她,“楚楚,我觉得一切都不公平,为什么他当初要做出那样的选择,他让我重生,让我有了独立的人格,如今又要收回去,他怎么没问问我,同不同意。”

??“你说什么傻话呢,你就是他,他就是你,他做什么选择,其实都是经过你同意的。”秦楚说道,容澜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,当初花海情只不过是让他自己的灵魂一分为二罢了,他才是主宰者,所以容澜如今才会觉得如此不公平,如此痛苦。

??“不,我就是我!”容澜始终不愿意承认,他们是一个人的事实,哪怕已摆在面前,他也不愿意承认,他握着秦楚的手,“跟我回剑神大陆,这里的纷争,都和我们没关系,我也不想当什么魔君,他们爱做什么,那是他们的事情,我们过自己的日子,好不好?”

??“容澜,倾巢之下,焉有完卵,这是不现实的。”秦楚说道,他们走了,花海情怎么办呢?哪怕有诛神剑,恐怕他也不是别人的对手,最后是魂飞魄散,一缕灵魂魂飞魄散,他就永远无法得到完整的灵魂,那百褶要杀容澜,易如反掌,最后是什么结果,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。

??这绝对不是她所期盼的结局,所以秦楚说什么都不同意。

??“你果然还是选择了他。”容澜放开了她,看着秦楚的目光带着一抹失望。

??“容澜,你冷静一点好吗?这根本就是两回事,你的理智去哪儿了?”

??“理智?”他冷冷一笑,“这时候,我还要什么理智,我还需要什么理智?”

??“你这是逃避,你能逃避多久?花海情死了,你就能逃过去吗?你也是魔君的魂魄,只要花海情一死,就没人再护着你,你也会死的,你……”秦楚心痛地说,“那并不是你要的结局啊。”

??“你说支持我,结果,你还不是想劝我甘心服从他。”

??“容澜,你们本来就是一人啊。”

??“那我也不甘心,为什么是我服从他的灵魂,不是他服从我,我还拥有三分之二的灵魂,比他还多,凭什么是我要服从他?”容澜冷酷地问。

??秦楚哑然!!

??楼上。

??“主人,你真是太坏了,就看他们吵架,你也不说清楚一点。”诛神剑吐槽,十分鄙视自己的主人,他怎么说楼下的也算是他的主人吧,不过他知道主人小心眼,若是他敢表示一点点,绝对吃不了兜着走,所以,认主也就只能认一个人。

??只不过,在楼上听他们吵架,实在太不爷们了。

??“说清楚什么?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说得不清楚,他们若是误会了,那是他们的事情,秦楚说得也没错,他只不过是逃避,哼!”花海情淡淡说道,“另外一个人格,果然没什么值得期待的,果然是我讨厌的类型。”

??诛神剑,“……”

??“得了,别找借口了,除了千秋公主,这世上就没你喜欢的人和物,包括你自己,你就不要找什么狗屁借口了,我牙疼。”

??花海情宠爱地摸了摸诛神剑的头,“还是小黑了解我。”

??“卧槽!!!能不叫小名吗?请叫我诛神剑,谢谢!”诛神剑一手拍开他,对他的恶趣味一点都不感兴趣,这名字简直是羞辱了高大上的自己。

??花海情不置一词,抬头看着阳光灿烂的花海上空,淡淡说道,“百褶应该快到了。”

??他就像是一只臭苍蝇,只要哪里有一点点味道,他都能扑上去,星辰肯定告诉过他,如何来花海,如今,他的灵魂还没有完整,花海的通道也打开了,还没关闭,他就快过来了吧。

??这千年来,就是因为灵魂不完整,他不敢轻易打开花海的通道,就怕引来敌人,如今,防也防不住了,他只觉得这件事早点完结也是了解一桩心事。

??没必要再这么忌讳了,容澜如今不甘心,等他见识过百褶,他就会甘心了。

??或许,他可以不在乎自己。

??可他们都在乎千秋。

??只要千秋有危险,他们都不会坐视不管,到时候不管愿不愿意,他们都必须要为了千秋而妥协,如今,他不明白这个道理,那么,将来会为让他明白的。

??容澜并没有多少时间来适应这片花海,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花海,然而,还没等他想离开,花海就迎来了敌人。

??容澜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,微微皱眉,一共来了五个人,一看全是魔族的装扮,为首的男人身材高大,肤色白得不像是人类,拥有一双暗红的眼睛,略微显得修长的眉,看起来十分的……妖。

??他下意识把秦楚护到身后去,不需要介绍,秦楚和容澜也知道这个人是谁,肯定是花海情说的百褶,他这么快就到了花海,打得他们措手不及。

??“花海情,千年不见,你真是越来越弱了。”百褶妖孽一笑,目光落在一旁的秦楚身上,“想必这就是转世后的千秋公主吧,别来无恙啊,我一直在找你,真可惜啊,花海情使诈,把你送到遥远的大陆,并不在剑神大陆,近些日子才探听到你到了剑神大陆,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。”

??“我和你一点都不熟。”秦楚冷漠地说道,对这个人一点好感都没有,一想到花海情和容澜有可能都会死在他的手上,她对百褶就喜欢不起来,哪怕她一贯欣赏帅哥,她也没觉得他长得多好。

??百褶哈哈大笑,倏然笑声一拧,目光越过他们,看向他们身后,秦楚和容澜回身,花海情和诛神剑就在他们身后,缓缓而来,秦楚心中微微一沉,紧张地握住了拳头。

??花海情……

??百褶似乎一怔,暗红的眼睛半眯着,不可思议地看着容澜,又看了看花海情,倏然大笑起来,“我本以为,你的灵魂已经完整了,我还想着拼死一搏,没想到,你的灵魂还没有完整,真是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!千秋,你看……就这么弱的男人,根本就不配拥有你!”

??秦楚心中一动,这话什么意思?

??百褶对千秋公主,莫非?

??卧槽!!这太出人意料了吧,容澜也是聪明人,一听就明白了,脸色黑沉得吓人,花海情气定神闲,淡淡说道,“百褶,我不在魔族,你当足了魔君的瘾,我劝你井水不犯河水,我放你一马,你也别来烦我,否则,别后悔!!”

??“花海情,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花海情吗?你只有一魂一魄,你以为你是什么?我身后这四大护法就能要你的命。”百褶怒道,一挥手,他身后的四大护法出现在他面前,虎视眈眈地看着花海情。

??“喂喂喂,百褶,你当老子是废物吗?就你这四大护法也敢来我面前撒野,看小爷不灭了你们!!”诛神剑沉声说道,小少爷飞跃而起,变幻成一把浑身乌黑的宝剑,发出刺眼的光芒,旋转着朝他们飞去。

??“千秋,到我身后去。”花海情淡淡说道。

??秦楚点点头,站在他身后,转而又想起来,不对啊,她也能和他并肩作战,为什么要站到他身后去,她慌忙说道,“花海情,让小金和无双进来,他们能帮你!”

??“千秋,别开玩笑了,这是魔族的恩怨,龙族的神兽力量再强大,也不及魔族的神兽,至于你的神兵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
??“至少他们能帮你,能帮一点是一点。”秦楚沉声说道,“哪怕我们力量微小,不及你的十分之一,可我们还是想要帮忙,这并不冲突,你让他们进来,好吗?”

??花海情看着她,微微蹙眉,“千秋,如果我真的死了……”

??“不,你不会死的,你忘了吗?你不会魂飞魄散的。”秦楚沉声说道,哪怕是一魂一魄,留在这世上也是好的啊,不要死,也不能死。

??她无法忍受,他的消失。

??花海情看着她,“哪怕他们会死,你也会让他们来?”

??“他们不会死的。”秦楚沉声说道,虽然她的无双比不上他的诛神剑,她的小金有可能比不上他的狴犴,可如今狴犴又不在他身边,他们都是神兽,分什么高低?只是战斗能力不一样罢了,有他们说不定能够有取胜的机会,何必浪费掉了。

??“那随你吧!”

??没一会儿,无双和小金就降落在她身边,秦楚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,诛神剑已经解决了那四名护法,把他们打回百褶身边。

??诛神剑吹了一声口哨,“也不怎么样嘛,比起当年我主人身边四大护法,真是差远了,这魔君也不是谁都能当的,连护法都差一个档次,更别说人了,百褶,你的脸皮真是唰了一层粉啊,难怪那么厚。”

??众人,“……”

??百褶阴鸷地看着他,他身边出现了一名身材俊秀的少年,诛神剑挑眉,“百合,好久不见啊,跟着你的主人,你可真够不幸的。”

??少年身上也带着一股戾气,“比起你,我觉得我幸运多了。”

??诛神剑冷哼,主人和神兵果然是一路货色,他飞回花海情身边,用意识和他沟通,“嘿,主人,咱们打不过的,怎么办?要跑吗?”

??“滚!”

??“我要是滚了,你三招就死你信不信?我在你还能撑三十回,话说,他不知道在百合身上加了什么,攻击力强了不少,我刚看了一遍,比起以前强了三倍。”

??“怕了啊?”

??“废话,老子怕过谁啊,不过主人你的灵魂都不完整我也只能发挥一半的力量,你确定不和另外一个你沟通沟通,这样子老子肯定没胜算啊。”诛神剑苦口婆心。

??花海情沉吟着,微微蹙眉,看了容澜一眼,容澜也正好看着他,很显然也读懂了花海情的意思,然而,他怎么能甘心呢?

??就这么被吞噬,什么都记不得,他怎么能甘心呢。

??无双:主人,对面那个魔族好强啊,魔君灵魂残缺,绝对不是他的对手。

??秦楚:我知道!

??这一战,就看容澜了。

??百褶看出花海情和容澜之间的暗涌,哈哈大笑,“花海情啊花海情,枉你聪明一世,却也做出这种糊涂事,被自己的灵魂反噬的滋味,肯定不好受吧?只要他愿意,他甚至能吞噬了你,哈哈,这是我几十万年听过最好笑的事情,魔君竟然无法控制他的另外一个人格,哈哈哈……你受死吧!!”

??他话音一落,人也冲上来,手持百合剑,砍向花海情,花海情和诛神剑飞起,两股力量在半空相互碰撞,与此同时,容澜也飞起,一把躲过诛神剑,大吼一声,纯黑的光箭朝百褶飞去,三人在半空中厮杀起来,诛神剑在容澜手中,他也能运用自如。

??没有人教他,该如何利用诛神剑,可他就能念出咒语,他也能发挥出诛神剑的力量,他必须要承认,他也是诛神剑的主人,否则,如何知道,发挥他的力量。

??灿烂的花海,变成了一片怨灵的世界,成千上万的怨灵飞起来,朝百褶围过去,百褶冷笑,百合剑射出一道白色的光芒,撕开了黑色的怨灵之墙。

??怨灵们像是被击碎了一样,片片碎落,百褶身后的四大护法组成一个阵型,抵挡住这群怨灵。秦楚实在是坐不住,她带着无双剑,也飞起来,加入了战局之中。

??花海情皱眉,怒喝一声,“千秋,下去!”

??“不,我要帮你们!”秦楚沉声说道,她有千秋的力量,为什么要站着旁观,无双剑直指百褶,四人在半空打起来,各种颜色的力量乱飞,整个花海都成了修罗地。

??小金飞起来,冲向那群护法,打破了他们的阵型,怨灵们重新集合在百褶身边,如要吞噬了他,百褶怒吼一声,半空旋转,更多的怨灵扑上来,把他淹没。

??怨灵们滚成了一个球体,花海情倏然长啸一声,外围的怨灵们迅速避开,一道白光从被围困的巨大黑色球体中发出来,震碎了无数怨灵,他们发出凄厉的声音,然后消散在这天地之间,秦楚下意识去看花海情,见他没事,她才放心下来。

??“雕虫小技,哈哈哈,花海情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??百褶大吼着,宝剑光芒四射,直取花海情,容澜和秦楚都挡在花海情面前,诛神剑的保护圈,直接落在花海情身上。

??他们配合得十分默契,那一边,小金也解决了两名护法,虽有些精疲力尽,却更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,这是魔族的护法啊。

??倏然,百褶的声音如电转动,快速得他们根本看不清楚,秦楚只觉得有人握着她的手臂,然后就被大力牵扯,耳边听到了百褶得意的笑声。

??秦楚脸色一变,无双剑朝他的手臂劈下,百褶手一松,秦楚飞身而回,百褶打出一条长沟,锁住了她的腰,容澜大吼着扑上去,诛神剑砍下那锁链。

??锁链应声而断,容澜抱着秦楚飞回来,迎面却碰上了百褶,他狰狞一笑,掌风已打中了容澜的胸膛,把容澜打落在花海之中,秦楚大惊,无双剑分开成成千上万的剑气,射向百褶,花海情长啸一声,黑色的符文像是封住了百褶的头顶。

??小金解决了所有的护法,回头参与了战斗,百褶对秦楚算是手下留情,一点都没伤到秦楚,对其他人却冷酷无情,小金的力量和百褶对抗,没有五个回合就顶不住。

??他从来不是自不量力的人,也没有正面迎敌,花海情也被百褶打中,诛神剑护着花海情,不让百合剑的剑气碰触到他。

??百褶以一对四,简直是压倒性的胜利。

??“千秋,你看,他们都保护不了你。”百褶大笑着,“花海情如今是一个废物了,他根本保护不了你,哦,不,千年前,他也保护不了你,只能看着你死,这样的男人,要他何用,跟着我回魔族吧,只有我能给予你,最好的一切。”

??千秋,千年前,你就选错了人。

??千年后,你应该选择正确的人了。

??诛神剑说,“喂喂喂,你到底是多嫉妒我的主人啊,我主人所有的一切你都要抢夺,以前是抢夺我,现在是抢夺千秋公主,你到底对他有多嫉妒羡慕恨啊,你对我的主人才是真爱吧喂。”

??秦楚,“……”

??百褶也不恼怒,“诛神剑,我还给你机会,只要你认了我,我还可以放过你。”

??“百合就在你手里呢,你让百合情何以堪啊,百合,他吃着碗里看着锅里,你也能忍了?赶紧叛主吧。”诛神剑嘲讽地说道。

??百合剑无动于衷,秦楚看着百褶一步步逼近,她只能往后退,容澜飞身起来,挡在秦楚身前,“你做梦,她永远都不会选择你!”/

??“你凭你能拦得住我?”百褶轻蔑地看着他,“还是说,凭现在已经是死人的花海情?你们能拦得住我?那可是天大的笑话啊。”

??百褶一挥手,容澜就飞了出去,秦楚目赤欲裂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是不是我跟着你走,你就放过他们?”

??花海情淡淡说,“别说傻话了,傻丫头,你怎么还那么天真,千年前是这样子,千年后也是这样子,一点长进都没有。”

??他的语气带着一抹宠溺,秦楚听得心酸不已,当年百褶也算是害死她的凶手,正是因为她的天真吗?所以也害死了花海情。

??如果她能独断一点,能够明智一点,或许,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??“花海情,你还能拦得住我?”百褶冷笑,“我今天就要杀了你,让你魂飞魄散,然后带她回魔族,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奈何不了我。”

??他一手抓向秦楚,猛然,地表一阵震动,一头青蓝色的狴犴从地表窜起来,一道青蓝色的光芒随之射出,逼得百褶退开了百米左右。

??狴犴身高十五米,全身青蓝色,颜色特别的纯正,威风凛凛,宝石一样的眼睛里带着纯净又坚定的目光,他就是魔君花海情的神兽。

??“狴犴啊,你不是被封印在镜面大陆吗?竟然还能回来,花海情怕是费了不少功夫吧。”百褶冷笑一声,也放出了他的神兽,一头色彩缤纷的老虎,两人外形看起来差不多,只是一看就知道,狴犴是纯种的,老虎是杂种的。

??狴犴看着花海情,又看了看容澜,冷冷说道,“在我挡住他的这段期间,你们最好能配合一点,不要作死!”

??他说着,冲向百褶,高大的身材像带着一团青蓝色的火,整个空间都刮起了一股凌厉的风,小金暗忖,真是厉害。

??果然都是神兽,可力量相差真是太大了,这狴犴的力量,能够震慑魔族和神族所有的神兽吧,更别说是龙族了,小金素来目空一切,高人一等,却不得不承认,狴犴的力量,比起他要强大得多。

??容澜站在秦楚面前,死死地咬牙,刚刚那句话,狴犴显然是对他说的,如果他不做出选择,今天他们都要死,他们死了不要紧,秦楚怎么办?

??他的秦楚怎么办?

??“容澜……”秦楚紧张地握着他的手,她知道,容澜不愿意极了,他十分不愿意,失去了他自己,她也不知道花海情灵魂合一后,到底记不记得容澜的记忆,可容澜却觉得,他算是死了。所以,他十分的不愿意,可若是为了秦楚……

??“丫头,你会忘了我吗?”容澜问,半空中是一番颤斗,他却无心去管,他只想再最后一次,好好看看他爱的女孩。

??“不,不会。”秦楚说道,永远不会。

??对她来说,花海情就是容澜,容澜就算花海情,她不可能忘记。

??“你说的对,寿命那么长,或许以后,你就想起来的全部都是花海情,再也不记得容澜,记不得你和他的几年光阴,我也失去了陪伴你的机会,我不知道这段记忆,到底会不会保存下来,我是不是彻底被吞噬,我只想告诉你,楚楚,为了你,我可以放弃一切,哪怕是灵魂。”

??秦楚的眼泪猛然滑落下来,“对不起……”

??容澜低头,吻住她的唇,秦楚的眼泪,滑入了他们的唇齿之中,她只觉得痛苦万分,她也感受到了,容澜的不甘心和容澜的痛苦。

??花海情微微皱眉,心中涌起的,有嫉妒,也有……无奈。

??诛神剑忘着狴犴说,“主人,你就大度一点吧,哪有人自己嫉妒自己的道理,我的男神狴犴啊,果然只有你才能拯救世界。”

??花海情,“……”

??狴犴应付百褶和他的神兽,非常吃力,百褶看到下面容澜冲向花海情,而花海情正念着咒语,花海风起云涌,他突然意识到,花海情正在让自己的灵魂变得完整,他猛然朝花海情冲过去。

??诛神剑化成一道光圈,死死地罩住了花海情和容澜,秦楚手持无双剑,一跃而起,挡住了百褶,小金也飞起来,挡住了百褶,狴犴挣脱了凤虎的纠缠,再一次拦住百褶。

??“千秋,让开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??“我绝不!”秦楚沉声说道。

??狴犴说,“你们去引开凤虎,我来对付百褶。”

??秦楚点头,带着小金迎向飞来的凤虎,空中又纠缠成一团。

??花海情和容澜相对坐着,他们身边升腾起一群金色的光芒,把他们笼罩住,整个花海的鲜花开放得更加鲜艳夺目,那些怨灵似乎想要冲过来,吞噬花海情,却被诛神剑挡住了。

??狴犴对付百褶,毕竟有点吃力,一炷香时间,已快到他的极限,身上也受了伤,秦楚和小金更是挡不住凤虎,他的力量比起小金要大得多。

??狴犴回头看了一眼,猛然长啸一声,一颗青蓝色的光珠落在诛神剑的光圈中,刺眼的光芒从下面升腾而起,狴犴同时飞出百米之外。

??一道黑影腾飞而起,大吼一声,“诛神剑!”

??诛神剑飞到花海情手中,耀眼的光芒覆盖了整个花海,狴犴又飞回来,冲向了凤虎,把百褶交给了花海情,百褶一看花海情,他已有了实体,而且……耀眼如初。

??“你……”

??“没想到吧,只要我的灵魂都在花海,我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恢复,你以为要一年,你真是想多了。”花海情淡淡说道,“蠢不可及!”

??……

??这一场战役,持续了三天,整整三天三夜。

??秦楚和无双,小金也加入了战争之中,花海的通道全部关闭了,狴犴因为之前和百褶打斗,元气大伤,又把自己的元丹吐出,给了花海情,加速花海情的恢复,他的力量大大地减弱了。幸好有秦楚无双和小金,又有狴犴的指挥,凤虎自顾不暇,无法增援百褶。

??花海情和百褶,在花海打斗了三天三夜,花海被他们毁成了一片废墟,鲜花萎靡,散落,触目一片荒瘠,狴犴说,花海情这千年来,毕竟无法修炼,力量比起百褶要差一些,他胜在他有诛神剑,高手过招,颤斗了三天,最后百褶不敌花海情,被诛神剑,一剑斩杀!

??他的灵魂也被诛神剑,斩杀,魂飞魄散。

??持续了千年的恩怨,终于画上了句号。

??百褶一死,凤虎气数也尽了,花海情战后也陷入了昏迷,虽然他斩杀了百褶,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……他睡了三天,也不见清醒。

??他不打开花海的通道,所有人都无法离开。

??原本一片废墟的花海,也恢复了原状。

??无双说,“哎,主人,你以后就住在花海了?”

??秦楚想起了容澜,心中一片抽痛,不知道花海情如今是否还有容澜的记忆,他们本是一个人,应该还有容澜的记忆吧。

??花海情虽然很讨厌花海,可他更讨厌外边的世界,让他到外边的世界,他显然更不愿意,这花海,怕是他们的常住之地吧。

??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秦楚淡淡说道,“你若是长久在花海,一定会很闷吧。”

??“我是神兵没有情绪,谢谢。”

??“胡说,是人都有情绪。”秦楚说道。

??无双也不反驳,这一次大战结束了,算是告一段落,有花海情这么一个像是世界boss的存在,估计没人能欺负得了他们。

??小金最近和狴犴交流心得,他们都是神兽,力量虽然有区别,但作战技巧是不一样的,他有太多的技巧要请教狴犴,惹来了诛神剑的不爽。

??狴犴是诛神剑的男神!!!

??秦楚见到的神兵,神兽,几乎都是萝莉正太体型,诛神剑是少年模样,可狴犴是成年模样,是一个美貌的成年男子,容貌不输给花海情,然后身段又是十分正的,服装也很正,被诛神剑崇拜成男神。

??不同于诛神剑经常卖萌,狴犴很稳重。

??小金这正太很少那么正经地请教别人问题,可见他对狴犴也是服气得不行。

??花海情沉睡不见清醒,就剩下他们几个人的花海,神兵神兽们打打闹闹,日子过得也挺好的,秦楚突然想起来,若是他们留在花海,其实也不算只有他们。

??有狴犴,有诛神剑,也有无双。

??偶尔小金也可以来玩一玩,说起来也不寂寞啊。

??她握着花海情的手,已经开始接受,以后除了他们几个人,谁也不见的生活了,虽然会单调一些,可以花海情的性格,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吧。

??她可以为了他妥协。

??反正,她也了无牵挂了。

??复活药不能做了,鬼见愁无法复活,南宫绿萝又有司徒炅照顾,她也可以安心了,她可以留在花海,修炼自己的精神力,成为神级试炼师,晋升成神,也拥有不老的生命,一直陪花海情长长久久,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??“花海情,你什么时候醒呢?”

??“我已经醒来很久了。”花海情淡淡说道,暗红的目光笼罩在她身上,秦楚惊喜地看着他,她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都没发现她早就醒来了。

??“你没事吧?”她慌忙把他扶起来。

??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刚醒来,力量透支,有些吃力罢了,其他的事情,倒是没什么。”花海情握着她的手,顺着力气坐起来,倏然一手扯过她,抱在怀里,他抱得太紧,秦楚不敢挣扎,只好乖乖地让他抱着,这是花海情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??他一有实体,第一件事就是想要拥抱她。

??这件事,他渴望得太久了。

??有时候,他以为,永远都无法再拥抱她。

??就这么一直遗憾,一人孤独地活到天荒地老,想死都死不了,如今,他的愿望总算实现了。

??“花海情……”

??“别说话,就这么让我抱一会儿,别说话。”

??秦楚不再说话,只是安静地拥抱着他,如他所愿,花海情闭上了眼睛,这就是他熟悉的气息,是他熟悉的人,他最渴望的人,经过千年,又回到他的怀里。

??千秋……

??“以后,再也不要离开我,知道吗?”

??秦楚点了点头,微微推开他,他的神色如常,千万年下来,脸上早就习惯了风雨不动,可能看到一些熟悉的微笑。

??容澜的记忆,他还记得吗?

??“看着我,想别的男人,你是看准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吗?”花海情故作不悦。

??秦楚微笑,“我能想谁啊,还不是想你,你也太小气了吧。”

??“哼,别琢磨了,所有的记忆,我都记得。”

??“包括你转世后这几年,你也记得?”

??“记得,我还记得,这个混蛋怎么伤害过你。”花海情说道,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,“如果我灵魂完整,我肯定不会中了白倾城的巫术,不会失去记忆,也不会让你伤心。”

??“都过去了。”她以前就奇怪,为什么容澜总是阴晴不定,脾气捉摸不透,原来也有灵魂不全的缘故,灵魂不全的人,总是少了点什么似的,易怒是最显着的特征。

??花海情看着她,倏然一笑,“我梦寐以求,就是你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微笑,如今,我真的了无遗憾,从今以后,没有人再能把我们分开。”

??“花海情,我愿意陪你在花海,永远住下来,可你愿意陪我,偶尔去人族度度假吗?”秦楚笑眯眯地问他,带着一抹玩笑。

??“只要有你在,去哪儿我都无所谓。”

??千年轮回,只为今朝。

??他的爱人想去哪儿,他都誓死跟随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《皇上,压死算工伤不》 《高魔地球》 《御用兵王》 《将军的傲娇小公主》 《追寻之恋》 《本王命不久矣》 《极品通灵系统》 《绝宠逃妻:毒手俏公主》 《狼与兄弟》 《女相长遥》 《农门有狂妻:公子,别矜持》 《花月笙笙冷》 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365体育投注客服_365体育投注是真的_bet365-体育投注英超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? 2019